博客网 > 博客乱炖

芸芝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 生活 文学 社会

芸芝

 

攸县西乡有个地方叫江塘弦,江塘弦境内有所庙观,名叫松山观。松山观附近住着一户只有母子俩的人家,母亲杨氏,双目失明,与儿子苦度光阴。儿子名刘道初,这年已经满了二十,尚未婚配,由于坚持每天用无患子叶、无患子果洗脸洗澡,长得又白又帅。本来依刘道初的外貌,那是要个子有个子,要长相有长相,只怕姑娘会排着队要嫁给他。可是,刘道初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,田无一垄,地无一分,他爹在刘道初三岁时便死了,遗下三间茅草房和门前一棵高大的无患子树。因为瞎子娘需要照料,刘道初不敢远出赚钱,只得在附近地主人家打打短工,赚几个钱糊口度日。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常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。这样的人家,有哪个姑娘愿意嫁过来?人家一提起江塘弦刘道初就摇头。刘道初曾多次带女孩回家认门,可都嫌他家那个寒酸样离他而去,他的心里不免有些着急。

这天,媒婆给刘道初说了一门亲事,领着姑娘来刘家相亲。刘道初仔细端详这位姑娘:人长得眉清目秀,头上扎着辫子,站在桌子边,显得身材苗条,说起话来也挺温柔的,而且对答如流。姑娘还说她会做裁缝,刘道初心中自然欢喜。可是,这姑娘一边答话,一边认真观察这个惨不忍睹的家:墙壁暗淡无光,蛛网密布,一角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,用木板拼凑起来的床沿上,坐着个瞎眼老人,一张斑驳的四方桌上摆着几只土碗,桌旁用土坯架着柴火灶和一些零星的炊具,一股霉味直钻鼻孔。看到这一切,姑娘皱着眉头,头也不回走了。

晚霞燃尽,安谧和宁静覆盖在树林上,无边的夜色是用幽怨、孤寂的色彩晕染而成的。刘道初坐在无患子树下,抱住无患子树,喃喃自言自语:“无患子树啊,平日你总是为我遮荫挡雨,从不觉得累。我有时候也会向你倾诉心事,你虽然不会回答,却用那把大伞默默地告诉我,不要将琐碎的事情放在心中。我也似懂非懂似地点头。如今,我的爱情如缥缥缈缈的雪花,我盛放的青春将苍白得不堪回首,是不是上天注定我要孤独终身?”

说完,手下意识地摩挲着无患子那灰白的树干。无患子枝叶在夜风中沙沙轻鸣,刘道初摸到了树干上一滴水,把手指放进嘴里,觉得有些许咸味。他用力拍打着无患子树,大声喊道;“无患子啊,菩提树!你一定是人,只有人的眼睛会流泪,眼睛里流出的咸咸的清水叫泪,人一伤心就会流泪,只有人才会哭。你是不是见我讨不到婆娘也为我伤心?不要紧的,我没有婆娘,但我有你,有你相伴在身边,我不孤单,你就是我的知心爱人,我们相依相偎不是很好吗?我知道你不会离我而去,永远不会!”  
    第二天上午,刘道初从集市回来,挑去的菜卖了个好价钱,心里高兴,回来时给老娘买了两块豆腐。快到家门口了,老远看见邻居“哈大狗”正拿着根木棍追打一个老婆婆,嘴里还吼着:“再到我门上来,非打断你的腿不可!”那老婆婆六十多岁了,穿着一身破衣服,冻得直打哆嗦,手里还端着个破碗,无患子树下,躺着一个姑娘,正有气无力地哼哼。刘道初不忍看老婆婆挨打,上前拉住邻居,把老婆婆领到自己家里。又走到无患子树下,把那姑娘扶到家里。打盆水让她们洗涮,洗涮完毕,刘道初简直看呆了。那姑娘刚刚沐浴,秀发披在肩上,如黑色瀑布,衬托得脸上的肌肤十分白嫩;杏核眼,一双乌眸,鼻子挺而直,嘴巴稍有点儿大,嘴唇鲜红丰润,很有诱惑力。

正好,篮里放着豆腐,刘道初煮给老婆婆和姑娘吃了。然后问道:“婆婆,这么冷的天,你怎么还出来要饭?”老婆婆摇头叹息道:“可怜我母女二人,无依无靠,女儿芸芝病重,没钱医治,只好出门乞讨。”

看着站在这片异乡土地上的母女俩,看着一对如离群孤雁般的母女,刘道初的心深深地震动了,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沉重!这不仅仅是怜悯,责任,更有一种拯救的味道!刘道初想了想说:“婆婆生活艰难,俺爹去得早,你老人家若不嫌弃俺家生活苦,你就留在俺家当俺的干娘,让芸芝做俺的妹妹,我一定会把你们当亲娘亲妹子一样看待的。”

老婆婆听后,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流着眼泪直点头。刘道初给老婆婆磕了三个响头,叫了声“娘”,把个老婆婆乐得不得了。从那以后,老婆婆和芸芝就住在刘道初家。家里有点好吃的,刘道初总是先给老婆婆端上,整天娘长娘短地叫个不停。刘道初又请来郎中,给芸芝看病。在他的照料下,芸芝迅速好了起来。尽管生活过得清苦,但是整天欢欢乐乐地倒也觉不出苦来。

俗话说,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一天夜里,老婆婆突然喊叫起来,刘道初赶紧起来一看,原来是芸芝的身上起了一身疮,把她疼得直哼哼。刘道初并不着急,拿出几粒无患子,用棉袋装好,加点水,使劲揉搓了一会,产生很多泡沫,再把泡沫按摸在芸芝身上,很快,芸芝的疮口全好了,刘道初又把自己的一件棉袄卖了给芸芝买药。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老婆婆在刘道初家已住半年。这天傍晚,老婆婆对刘道初说:“儿呀,如今天也暖和了,我想出去过些日子,你们看要不要得?”

刘道初听了不悦地说:“干娘啊,你们来后,给茅屋里增添了快乐,我也能出外打工赚钱了。是我服侍得不周还是怎么了,你为何要走呀?”

老婆婆说:“明初啊,你这是哪里的话,我在外面过惯了,过些日子我还会再来。我把芸芝留下来,你跟她好好过日子吧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老婆婆分明是在托孤!“真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娘会这样安排。要不明天我送你回去吧?”刘道初见芸芝有些留恋的样子,试探着问。

“看你说的,道初哥,你不要有其他想法,我娘会来接我的。”芸芝说完,端起一盆无患子果泡的水进屋去给杨氏洗脸去了。

一会,芸芝进了柴房。柴房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,那是芸芝在洗澡。刘道初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,蹑手蹑脚地,做贼似地往柴房门口靠了过去,心想,就算看不见,听听声音也是好的。不一会,芸芝洗完出来了。一头黑发湿漉漉的,贴着头皮向下垂着,还有水珠不断从发梢滴落下来,朦胧的桐油灯光中,展现着少女那近乎完美的身姿。她手上抓着毛巾边走边擦拭自己湿漉漉的头发。却看见刘道初满脸痴呆地坐在小凳子上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,不禁扑哧一笑。芸芝也不管刘道初,默默地为他铺好被褥,叮嘱他早点休息,转身出去和老娘一起睡去了。

熄了灯的茅屋静极了!刘道初盖的被褥是崭新的,可他的心情却是旧的——强烈的单相思折磨着他。听老娘房间里有芸芝轻轻的说话声传出,刘道初强烈地感受到,不敢说在未来的生活中芸芝能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,但就现在而言,她带来的愉悦是刚过去的春节所无法比拟的!

那天晚上,刘道初做梦了。他梦见自己站在悬崖边上,就要掉进深渊,在这紧要关头,芸芝向他伸出了手……他吓得出了一身冷汗!又觉得这梦是甜蜜的,因为,他分明觉察到,芸芝的小手是那么温暖,那么细滑。他反复自问:这幢比自己年龄还大的老屋里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?

天亮了,刘道初听见外面有人在忙碌什么。起来一看,只见芸芝扎着条碎花围裙,走马灯似地忙来忙去。吃完早饭,芸芝从邻居家借来一头毛驴,对杨氏说:“娘,你长时间不到外面走走,现在正是春天,外面桃红柳绿,百花盛开,我带你去透透气。”说完也不等杨氏讲话,牵着她的手,扶她上了毛驴。

不久,她们来到一片小竹林里,竹林清雅,两人聆听竹林在春风中的呼吸和轻语,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一般。她们搀扶着走了好长时间,又累又渴,正在这时,她们听到前面有水流的声音,于是她们随着声音来到了一个山洞,山洞里面有一条小河,芸芝捧起甘甜的河水,让杨氏喝了几口,然后又帮她洗了一把脸。突然,杨氏惊喜地叫了起来:“我看到了,我看到了!”

原来这水有神奇的功效,治好了杨氏的眼病。杨氏见眼前有一位姿色秀美的女子,看上去十八九岁年纪,打扮十分得体,身段曼妙,一件狐领锦绸的紫色棉夹袄,一条青色湘水裙,并无太多的首饰,秀发鸦黑,目似秋水,唇似点绛,杏眼琼鼻,就像一朵冉冉浮出水面的净莲,清纯秀美,惹人怜爱。她对着姑娘深情地说:“你就是芸芝姑娘了,谢谢!”

芸芝笑道:“恭喜你了,娘!我们回家去吧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道初哥。”

回到家里,刘道初见老娘的眼病治好了,感到特别惊奇,他一时顾不了男女有别,一把抱住芸芝,连声道谢。

杨氏已经煮好了面,把一大海碗冒着热气的面条端到儿子面前时,刘道初不禁愣了一下。皱着眉说:“娘,怎么才一碗面,芸芝不吃了吗?”

  杨氏笑着说:“不许皱眉,吃面就要吃同心面,也就是两个人同吃一碗面。”

  刘道初连连点头,他知道,按照这里的习俗,男女同吃一碗面,意味着确立两人夫妻关系。他感到这是他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幸福时刻,主动夹了一筷子面条递到芸芝的嘴边。芸芝眼含泪花,扭捏了一下,还是把面条吃了。两人甜蜜地吃下去,面条的滋味已经不很重要,四目间流动的爱情,像火一般,噼里啪啦地燃烧。刘道初感觉自己着实幸福,有这个爱自己又肯吃同一碗面的姑娘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何况她是那样的美丽,那样的善解人意。

面条被两个人吃得干干净净,刘道初却不知何故,竟一把将芸芝的手抓过去,放到嘴边轻轻亲吻,这个举动使芸芝的脸突然红了。恋爱的感觉,令刘道初觉得幸福已经到了极致,心底里飞翔着快乐,轻飘飘,美滋滋,甜蜜蜜的。

芸芝把手轻轻抽回,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,半响才嗫嚅着说:“对不起,道初哥,我要走了,我不能在你家里待下去了。”

刘道初像是遭到了雷霆一击,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,刚才心里还美滋滋的,沉浸在喜悦之中。他没有一点思想准备,抓住芸芝的手使劲摇晃: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抛下我走?为什么,你说为什么!”

芸芝眼里也淌着泪水,声音哽咽着说:“实话告诉你吧,道初哥。我不是凡人,我是无患子树神。松山观的张真人见你为人老实,勤快,过着清贫的生活却不怨天尤人,萎靡不振。你有责任心,自己做的事敢于自己承担。而且,你能用一颗平和的心去看待自己的得失。你又是那么有爱心,在讨不到婆娘的窘境里,你把门前的无患子树当成自己的知心爱人,向她倾诉自己的苦衷。张真人给我一年假期,吩咐我来到你的身边,安慰你受伤害的心灵,医治好娘的眼睛。现在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,也得向张真人交差去了。”

听罢这番话,刘道初呆若木鸡,良久,竟嚎啕大哭起来。“芸芝,你这样走了,会更伤我的心,我本来想和你比翼双飞,和和美美过一辈子,想不到竟是这个结果!芸芝,你不要走,我求求你,留下来!”

杨氏闻讯也前来苦苦相劝,可是,芸芝不能违背张真人的旨意,柔声说:“娘,不要哀伤,我是一定要走的,不久,道初哥会有称心的姑娘和他过日子的。”说罢,走到无患子树下,倏忽不见。

失去了心爱的人,刘道初悲伤不已。想起芸芝那非凡的美丽,从此芳容不能再见,不禁无限感伤。当晚,月朗星稀,刘道初手执麻绳一根,轻启房门,悄悄来到无患子树下,向无患子树跪拜道:“无患子树呀无患子树,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,你滋润了我的心灵,唤起了我的生活勇气。你又治好我娘的眼病,使她重见光明,这恩同再生。既然我们无缘成婚,今晚我在无患子树下一死了之,以报芸芝之情……”拜罢,泪如雨下,慢慢地把绳索搭上树枝,这时,只听见从树梢上传来芸芝的声音:“无量天尊!你凡心未尽,何苦轻生?快快起来。”接着,那根已挂好的绳子竟自己断了。

这年夏天,大雨瓢泼,山洪暴发,桃水境内的清江浊流滚滚。刘道初自从芸芝走了以后,郁郁寡欢,这天,他冒雨到桃水姨妈家去。走到清江边上,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……有人落水了!好像还是个小姑娘!刘道初见状,哪顾得上走姨妈家,急忙跑到河边,跳到滚滚激流中,把落水女孩推上了水面。费了好大的劲,才把那个女孩拉到岸上,这才看清她的样子。

落水女孩大约十八九岁,一头披肩长发,眼睛紧闭,脸蛋可能因为泡水的时间长了,惨白惨白的。看着这张脸,刘道初的心猛地一揪:芸芝!怎么会是她?正在他发愣的时候,那个女孩吐出了几口水,突然把眼睁开了。女孩冷冷地瞥了刘道初一眼,眼神里说不清包含着几层意思,反正看得刘道初身上渐渐起了寒意,心里也突然有了种希望。“你是芸芝?你不是无患子树神吗,你不是已经离开我了吗,怎么会在这里,又怎么会掉进水里?”

一连串的问题,把那女孩也搞迷糊了。她一脸的迷茫:“对啊,我是叫芸芝,可是我不认识你呀,什么无患子树神,什么离开你,我莫名其妙。”

刘道初觉得这女孩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。知道自己认错人了,可是,为什么天下有如此相貌相同的人,还有连姓名都相同的呢?他满腹狐疑地问:“既然不认识我,那是我认错人了,姑娘莫怪。你是哪里人,为什么会掉到水里,要到哪里去?能告诉我吗?”

雨过天晴,一阵清风拂面而来,姑娘清醒了不少,见眼前这位男子气度非凡,挣扎着站起来说:“小女子老家在河南,父母早逝,一个人孤苦度日。今年黄河决堤,大水淹了家园,我们那里的人全都出来逃荒。刚才,我听说附近有个松山观,菩萨挺灵的,想去问问,我为什么这么命苦。”

刘道初听她声音,与芸芝没有两样,她不是芸芝又是谁?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呢?“我家就住在松山观旁边,我领你去吧。”刘道初说完,再一次看了芸芝一眼,不料正好芸芝也朝他看来。一对俊男美女初次见面,两双眼睛含情脉脉,好似两条柔情的小溪水一般悠悠流动。祥云在他们头上环绕,瑞霞片片随他们而来,似乎在为他们祝福。

回到小茅屋,老远就看见那次送芸芝来的老婆婆坐在门口,见到刘道初和那姑娘到来,老婆婆笑容可掬地唱道:“菩提作证我为媒,道初芸芝把婚配;刘家儿郎心地好,天上人间结成对。”

刘道初不明白老婆婆这个时候的来意,有些局促地说:“干娘,你唱的什么我不知道,能不能告诉我真相?”

杨氏打着哈哈从屋里出来,笑着说:“儿啊,她是谁,你知道吗?”

刘道初一头雾水:“她不是我干娘吗?”

老婆婆和蔼地说:“对,我是你干娘,可是,我还是为张真人守坛的侍女卢琼。你心地善良,常常帮助别人,在江塘弦一带是个出名的好小伙。可是,上天对你不公,这么好的年轻人却找不到对象。张真人算了一下,算出你应该是有婆娘的,婆娘名叫芸芝。因此,预先叫无患子树神变成芸芝的模样,用芸芝的名字接近你,令你先对芸芝产生感情,再让你们见面,白头到老。”

杨氏眼角笑开了花:“道初,还不和芸芝跪拜张真人和卢琼老神仙?”

“慢!”卢琼挥手说。“你和芸芝的故事还能让大家明白一件事,那就是无患子不仅是天然护肤品,有美白皮肤,祛斑消痘的功效,还能祛邪避邪,逢凶化吉,遇难呈祥。因此,大家都叫它无患子,就是没有忧患的果子。家里种了一棵,永无祸患。”

卢琼说完也走了。刘道初领着芸芝,到松山观张真人座前,焚香烧纸,感谢赐婚。两人在菩萨前山盟海誓,相约白头到老。


<< 高塘怪不怪 / 碧桃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lzl4747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