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 博客乱炖

蒙冤近四百年的抗清英雄刘荒保

 

据乾隆十二年(1747)编《攸县志》第290页《恶行》篇记载:“刘荒保,明季丁丑(1637),聚众凤凰山,肆行劫杀,延及衡山、湘潭、醴陵,皆被蹂躏,抗拒官兵。癸未(1643),献(张献忠)贼破攸,荒保入夥,余党仍据山为乱,总政黄朝宣讨平之。丁亥(1647)清兵收长沙,朝宣不屈阵死,余党仍炽。辛卯(1651),清兵复荡平之。而四县之连岁受害甚也。”同治辛未(1871)续修《攸县志》卷二十五《武功》第285页记载:明“崇祯末,土人刘荒保聚众攸北凤凰山,衡山、湘潭、醴陵并遭劫掠。国朝顺治丁亥(1647年),大兵荡平之。”

从这些记载中,我们可以看到,编纂者是站在满清统治者的立场上,认为刘荒保是十恶不赦之徒,是国人皆曰可杀的剧盗。我以为,这是满清统治者对抗清义士的污蔑。真实的刘荒保,是恶浊乱世的铁血英雄。

刘荒保,穆塘刘氏第十三世孙.住现桃水镇睦塘村辽塘组,生于明万历己酉三十七年(1609)四月四日。出身于贫苦家庭的刘荒保,生性豪爽,乐施济贫。青年时代目睹农民的苛捐杂税日益繁重,生活每况愈下,疾首蹙额,愤愤不平。他向往着一个人人讲忠信、讲礼仪,没有剥削压迫,安居乐业的世道;他摸索寻求着哪怕献身也愿意践行的劫富济贫、锄恶扶善的道路。家谱记载,大清定鼎(顺治元年,1644),克贵州省有功,封挂印总兵,官籍贵州省安平县,时年35岁。

大明王朝早已远去,明朝那些人的那些事已经化作过眼烟云,今人虽耳熟能详,却又不明就里。拨开遮蔽望眼的浮云,还原真实的历史本就是一个艰涩的工作,而探究刘荒保其人其事的真相更是难上加难。一些事实真相如沉入大海的沙砾,后人无法觅得,但是到地方史料和民间传说中寻得一些零碎,还是可以还原一些历史画面的。有关刘荒保的记载,家谱上只有上面这一句。但在穆塘刘氏,却有个传说。据说刘荒保是一个奇人,有一次不知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了祠堂,被关在黑屋子里面,准备第二天将他处死。那天晚上,刘荒保双胁夹着两只盘箕从睦塘上飞过,死里逃生。1637年,刘荒保到了在县城西北60公里的槚山乡、丫江桥镇西境,地处衡山、株洲县边界,与明月山、严仙岭成为县西北部自然屏障的凤凰山。至于顺治元年,如何克贵州省有功,封挂印总兵,就无从知晓了。

刘荒保出生在这个内忧外患的年代,国家安危,民族兴衰,注定不能置之事外。有关刘荒保的情况,我只找到一些零星记载:

1989年编印的《攸县志》记载:“明崇祯十六(1643)年,张献忠农民起义军攻克攸县,原在县北凤凰山聚众起义的刘荒保率众参加农民起义军。”

光绪刊《湘潭县志》载:顺治四年(1647)二月,明镇将卢鼎、黄朝宣率兵相攻,朝宣时居燕子窝,介潭、衡、攸、醴之间,最横暴,常剥人皮贴郡门,流毒数百里。三月,恭顺王孔有德、怀顺王耿仲明、智顺王尚可喜,自岳州进兵长沙,师次湘潭,以顺天举人阎安邦知县事。”燕子窝在湘潭县南王十万、朱亭附近,十八都十甲有南、北两燕子窝。

光绪刊《湘潭县志·山水》载:“北得攸县严湖水,水自燕子窝入县地。”燕子窝紧靠凤凰山。又据《湘潭县调查资料汇刊》说凤凰山“周盘百里,灵关玉垒,结隅幽阻,悬泉奔注,分荫腰阡,四经旁交,旷瞻迢澄”,可见凤凰山地势既险要,风景又十分优美。山下有大田营,为历代驻兵地。清兵首次进入湘潭,黄朝宣弃燕子窝逃往衡州。

《清史稿·孔有德传》载:“有德师次湘潭,朝宣以十三万人屯燕子窝,有德率蓝拜等将水师,可喜及卓罗等将陆师分道并入,破明将徐松节,朝宣走衡州。黄朝宣部将刘荒保、郑斯爱遂据凤凰山(时湘潭县南部,今株洲县南与攸县接界处)一带为寇。”光绪刊《湘潭县志·山水》载:“明末刘荒保、黄朝宣、郑斯爱负险结寨,久而不下。”《明史·何腾蛟传》载:“腾蛟不能守,单骑走衡州。”后何腾蛟企图组织反攻,各镇皆为己而畏缩不前,清军遂据湖南大部分州县。

刘荒保的最后结局如何?目前尚无确切的说法。株洲市政协编印的文史资料《株洲历代大事记》说:清顺治四年二月,明镇将卢鼎黄朝宣举兵相攻。朝宣选众十三万于燕子窝(今朱亭区),剥人皮贴郡门,流毒数百里。后清孙有德率兵进攻,朝宣走衡州,不久被杀。其党人刘芳保、郑斯爱倚凤凰山屯营,控制衡、潭、攸、醴四县,后为醴陵文先节游说,遂兵降清。

民间传说是历史的民间记忆。在凤凰山脚下的株洲县龙凤乡一带,流传着很多关于刘荒保的传说。公元1647年2月,明末镇将黄朝宣率军13万人,屯兵凤凰山下的燕子窝(现属龙潭乡)。孔有德一来,黄朝宣就逃到了衡州。当年,清兵入衡州,黄朝宣被擒不屈,遂遇害。他的部将刘荒保据险防守凤凰山上,与清将恭顺王孔有德军对抗了三个月。因大雾团绕,清军久攻不下,清将恭顺王孔有德为此四处探查破雾之法,一日终于在寨子里偷得灵泉之“法水”,作法破雾成功。刘荒保由此败退,刘荒保败退时,留下了一些有趣的地名,退出凤凰山下坡处取名下兵川(现天台寺村境内),因丢了头盔取名帽岭,因战马被杀取名斩马岭,因刘荒保的头被杀取名截头岭(后人又称之为铁头岭)。

综合以上资料和民间传说,我们对刘荒保有了大体的了解。早在清兵还没有定鼎中原的时候,1643年,李自成撤出湖南不久,张献忠部起义军随之入湘,于这年8月攻克岳阳,进逼长沙,明总兵尹先民以城投降。张献忠一路挥师南下,连克衡阳、永州、东安、道州、郴州、桂阳各州县。然后回师北上,扫荡千里,直抵宁乡,又攻克新化、武冈,张献忠所领导的起义军才撤出湖南,转入四川。在这过程中,刘荒保参加了张献忠的大西军,开始了抗清作战。张献忠离开湖南转入四川后,刘荒保并没有跟着去四川,而是继续留守在凤凰山。顺治四年(1647)二月,明镇将黄朝宣率兵13万驻守在凤凰山下湘潭县南王十万、朱亭附近燕子窝。三月,清恭顺王孔有德进攻湖南,长沙守将王进才弃城逃往湖北,湖广巡抚何腾蛟也放弃湘阴单骑奔衡州。孔有德派遣梅勒额真卓罗、蓝拜等追击王进才,与所部水师遇,击败之。孔有德进攻湘潭,孔有德率蓝拜等将水师,可喜及卓罗等将陆师,分道并入,破明将徐松节。黄朝宣败走衡州,孔有德紧追不舍,终于活捉了黄朝宣,黄朝宣宁死不屈,被杀害。

不管刘荒保的最后结局如何,他与郑斯爱坚持在凤凰山抗击清兵,是确确实实的。在那艰苦岁月里,他不动摇,不后退,沉着指挥,依靠全寨弟兄,在短短的三个月里,抗击了清兵无数次的进犯。所以清兵虽多,每每望寨兴叹,战栗无人色。在明末清初那个山河破碎,社稷存亡之秋,庞大的食禄阶层无不随风转向,先献媚李自成,后取悦多尔衮。多铎一路南下基本未遇抵抗,明朝将领无不望风而降,1644年,满洲人入关横扫中原时,满蒙汉八旗军队总计不过11万,加上吴部,也不过13万。可是最后却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在一年时间基本鼎定中国。刘荒保明知是以卵击石,却毅然选择抵抗,他当之无愧地是反抗异族入侵的一面旗帜。

生当为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刘荒保以他的智慧,也以他的威武形象,为抗击异族入侵留下了一段传世佳话。他与弟兄们生死与共,协同作战,用鲜血和生命,谱写了一曲威震三湘的反侵略反蹂躏、视死如归的悲壮之歌。满清统治者记录历史时,采用了耀荣隐辱、歪曲史实的做法。作为官方记载的满清各级志、史均存在严重偏颇,以“恶行”、“土人”来对待抗清义士。致使刘荒保近四百年来都背负着这些恶名。我们完全有理由推翻满清统治者出于“丑化”、“中伤”等目的而胡编乱造、歪曲历史事实的记述,因为它完全偏离甚至歪曲了刘荒保这一历史人物的本来面目。尤其使我愤愤不平的是,刘荒保这样一位抗清勇士,不但不能名垂青史,反而被当作历史的罪人受到谴责、嘲讽和谩骂。历史不应该忘记刘荒保这个名字,至少攸县人民不要忘记这个名字!

其实,当时刘荒保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投奔孔有德,做个汉奸,把乌烟瘴气的明王朝的残余势力一扫而尽,然后心安理得地做清朝的开国功臣,享尽荣华且流芳百世。可是,他没有这样做,他自知清军窥我中原江南,明将或败或降,不堪一战,清军在大半年间平定中原,所至无有坚城。南明政权风雨飘摇,覆亡在即。危急时刻,刘荒保挺身而出,以微薄之力,敢于以卵击石,重创清军,在风雨如晦残照当楼的晚明图景中,写下了最富有血性和光彩的一笔。那石破天惊的壮举,在黯淡柔靡的南明残照中,无疑是最富力量质感和光彩的,他以慷慨尽忠的民族气节而名垂千古,他的民族精神永远印刻在了人民的心中。

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刘荒保,有人相信他是强盗,也有人相信他是民族英雄。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是完美,总会带点争议,我看到的刘荒保,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,在那个风云际会的时代,坚持着自己的理想,从没放弃。不管历史的真相到底如何,我心里的刘荒保就是明末的抗清英雄。


<< 人之楷模——刘舒轩 / 穆塘刘氏大事记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lzl4747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